首页 看中国 最热点 民与教 法与情 企业家 正能量 图片 视频 全国

军事

旗下栏目: 热论 社会 文娱 军事

“瓦良格”号的秘密:航母买主徐增平

来源:人民企业网 作者:郭纪鹏 人气: 发布时间:2019-11-18
摘要:​时隔多年,徐增平仍然清晰地记得2002年3月3日那一天。就在那一天,历时三年磨难与周折,航母“瓦良格”号终于抵达大连。

​时隔多年,徐增平仍然清晰地记得2002年3月3日那一天。就在那一天,历时三年磨难与周折,航母“瓦良格”号终于抵达大连。“那天早晨7点钟,一个老战友有些语无伦次地在电话里跟我说:‘我看见了……在海上……像座大山一样,是不是‘瓦良格’号来了?’”他的心再一次提到了嗓子眼上,那一刻,在心头悬了三年多的巨石他仍然没有放下,他迫不及待地跑向码头……

军人受命

1996年对徐增平来说,是他人生的一个关键性转折点。此时的徐增平已经是一个成功的香港商人。他年轻的时候曾当过兵,退伍转业后,他在各个行业都干过,凭借着自己的商业才能,最后他在电器行业发家。短短几年时间,他的身价达到了数以千万计。不仅如此,他还去香港发展和建立了创律公司。以他的商业才能,他在商界的未来是难以估量的。也是在那一年,一个消息让这个曾经是军人的山东汉子兴奋不已——乌克兰准备出售航母“瓦良格”号!

上个世纪九十年代,前苏联轰然解体,这个庞大的组织的诸多财产最后由他的几个成员国家进继承。“瓦良格”号就是其中之一。当时这艘航母并未完工,俄罗斯和乌克兰经过多次的争执和推诿,已经完成的70%半成体工程最后由乌克兰继承了下来。但是,由于乌克兰不具备技术实力,乌克兰再也没有能力完成它。后来,里加号被更名为瓦良格号, “瓦良格”号像弃婴一样,被停放在尼古拉耶夫黑海造船厂的船台上,任其日晒雨淋,直至锈迹斑驳。直到有一天,乌克兰决定对外出售。这艘航母开始等待有人能买下它。在乌克兰眼中,“瓦良格”号是块鸡肋,但对于中国来说,这是一个不可多得的机会,如果不是因为苏联解体,没有一个国家会把这样一艘航母卖出去。也正是多方面的原因,在国家层面是无法出面的。

1996年4月,一位海军高级将领就购买航母找到徐增平,谈到了瓦良格号和中国航母的未来。徐增平很清楚,“瓦良格”号虽然没有最终完成,实际上却是按当时世界最先进标准建造,就当时中国技术水平,要达到同样的造船工艺、结构、材料水平,恐怕要花几十年时间以及巨额的科研经费。国家的海防事业蓬勃发展,从实际需要出发,将这艘半成品瓦良格号买到手,一定对国家发展航母大有益处。于是,徐增平决定以个人身份启动购买计划。虽然经商多年,徐增平的军旅情怀和为国家服务的激情再一次被激活了。购买一艘航母,这并不是一般的商业行为。就从战略意义而言,美国等外国势力也不希望中国轻易就得到一艘航母。

徐增平决定出面购买航母,说起来轻松,要做起来,那可是以个人、企业的行为去完成国家才能担当的任务。这不仅是花钱的问题,一不小心还有人身的风险。而在国家层面上,除了精神的鼓励和支持外,实际的购买行为,国家是不能也无法插手的,更无法提供资金上的支持。这也就意味着,在接下来的几年,徐增平要以一人之力,去完成一个国家层面才能完成的任务。最终,他还是做到了……

一场豪赌

1998年,中国农历新年,徐增平飞回山东老家,陪父母过年。大年初一早上,徐增平陪父母吃完饺子,就和助手带着200万美元现金和5箱62度的二锅头,从济南飞到北京。之后他将登上飞往莫斯科的班机,再转飞乌克兰首都基辅。在去机场的路上,一个朋友打电话给徐增平拜年,问到他在你干吗呢?徐增平说:“去买‘瓦良格’号航母。”朋友听完哈哈大笑,还以为他只是开个玩笑。

那时候,徐增平可能还没有意识到,挑战才从那一刻开始了,而且一直要持续上好几年。 自从决定卖下瓦良格号,徐增平为了打赢这一仗,早早就做了准备。在徐增平赶往乌克兰之前,就以个人名义向乌克兰提出购买航母。乌克兰不仅没有提供便利,还额外提出了四个苛刻的条件:首先要提供由一流银行开出的资信证明,证明公司在银行有5000万美元以上的存款;其次必须证明购买这艘航母不作军事用途;同时这个商业项目要获得国家级批准,并且还要获得目的港所在国家签发的进口许可证。

回忆买航母前期的准备工作,徐增平至今感慨万千。除了乌克兰开出的苛刻条件,他早就派人到船厂了解到,要买下“瓦良格“号,底价就要1亿美元。当时徐增平所有财产加起来才2000万美元现金。对徐增平来说,这简直就是一场豪赌。徐增平一面筹钱,一面通过各种关系,在澳门注册了“澳门创律旅游娱乐有限公司”,以此证明购买航母不是为了军事用途。为了办好各种手续,在没有任何协议的情况下,徐增平为此付出了600万港币。

功夫不负有心人,1997年12月底,徐增平终于拿到了经澳门政府确认的项目批准证书、进口许可证正本。1998年1月24日,农历除夕这一天,香港汇丰银行也开出了5000万美元的存款证明。资金和条件都齐了,此时,离乌克兰要求的最后期限只剩下一周时间。

斡旋乌克兰

1998年1月27日,在乌克兰黑海造船厂,徐增平第一次见到了“瓦良格”号。时至今日,他仍然能够回忆起那一刻被震撼的感觉:“它可不单单是个大家伙,简直就是个‘巨无霸’,一座气势逼人的大铁山,它的雄伟身姿好像把蓝天大海都遮盖了。“为了掩人耳目,徐增平放出风去,他会把‘瓦良格’改造成一个大型旅游设施,停泊在澳门附近海域。那几天,徐增平就做两件事:砍价,喝酒。在一次宴会上,他曾经在10多分钟内连喝6斤白酒。谈判进行的还算顺利,最终双方达成一致,包括图纸在内,以2000万美元成交。到了这一刻,只要乌克兰官方审批通过,交易即可顺利进行。

徐增平此刻算是放下心来,但情况很快就重新变得诡异起来。直到第10天,徐增平再去见面会谈,乌克兰方面突然通知:“瓦良格”号将在3天后公开拍卖。

谈好的生意,乌克兰反悔了!

徐增平后了解到,他以个人身份购买航母这事仍然引起了国际关注,有几个国家给乌克兰发了外交照会,其中美国、印度、日本、法国、越南都对这次购买航母提出质疑,要求公开拍卖。3天后,拍卖在基辅市最著名的佳士得举行。在多国的竞价之后,徐增平最终仍然以2000万美元,拿下了“瓦良格” 号。他成功了,一颗久久悬着的心也落下了。这一次,徐增平并没有放松,为避免夜长梦多,他立即赶回黑海造船厂。那里,有比航母更贵重的图纸。正是因为全套航母图纸,中国后来改造“瓦良格”有据可依,不仅避免了极其麻烦的拆卸、测绘环节,省了大笔的资金,同时也让第一艘国产航母的设计制造具有了一个高起点的蓝本。当天晚上,近20吨重的图纸资料满装8辆大卡车,直奔基辅机场。30多万张设计图纸被连夜运送回中国。徐增平还记得,当卡车开出的时候,站在他身旁的船厂厂长马卡诺夫和总工程师的眼眶慢慢红了,涌出大颗大颗的泪珠……

受困黑海

筹钱,筹钱,筹钱……

一直到1999年4月,为了筹集巨额资金,徐增平绞尽脑汁。那个时候,香港回归不久,加上亚洲金融危机的影响,徐增平的名下所有的物业、房产等大幅贬值,全部抵押出去,仍然缺口很多。为了争取时间,徐增平反复三次赶到乌克兰,洽谈延期付款之事。1999年4月30日,就在付款截止日那一天,徐增平终于付完最后的1200万美元。此刻徐增平终于可以放松下来喘口气了。1999年6月14日,“瓦良格”号和拖船所组成的船队正式踏上漫漫的归家旅程。

经历了前期的无数艰辛之后,徐增平以为苦尽甘来,“瓦良格”号的回家之路应该是一帆风顺。可他万万没想到的是,波诡云谲的政治风云又给他设置了一道难以逾越的障碍。几天艰辛旅程后,“瓦良格”号抵达土耳其北部的黑海海域,准备通过博斯普鲁斯海峡,却被土耳其拦下了。 后来了解到,正是在美国以及其他北约国家的施压之下,土耳其以“瓦良格”号船体过大,一旦出现意外,可能会撞上伊斯坦布尔大桥,欧亚交通要道就会瘫痪为由,动用军队拦住了“瓦良格”号,拒绝通行。“瓦良格”号被阻挡在黑海中,漂荡了很长一段时间,万般无奈之下,只好返回乌克兰黑海造船厂。航母的归国之路变得遥遥无期。不仅如此,徐增平还要为此付出沉重的代价:每天,他都要向拖船公司支付8500美元,每个月还必须向乌克兰港口当局缴付1.7万美元的停泊费。

徐增平又一次陷入了煎熬,比起拍下瓦良格号和筹钱比起来,现实情况变得更加艰难,此时的徐增平已经倾家荡产,那段时间,他每天都在筹钱还贷、借新钱还旧债中度过。与这些压力比起来,另外一个消息更让他绝望,有知道内情的人告诉他,即便他再努力,这艘船今生今世都可能过不了这个海峡。徐增平为钱而愁,也为船而愁,在那段不长的时间里,白头迅速爬满了他的额头。他甚至做好了最坏的打算,万一航母真的拖不回来,宁愿把它击沉于海底,也不要落到他国。

关键时刻,国家出手了。经过一年多的艰难谈判,2001年8月25日,土耳其国家安全委员会做出决议,同意让“瓦良格”号通过其海峡,并提出了20项安全条件。徐增平听到这个消息,忍不住热泪盈眶。他回忆那一刻时,还会感激不已:“因为我的背后,站着强大的祖国!”

9月“瓦良格”号在11艘拖船牵引下重新启程,希腊15艘军用救援船协助护送,通过博斯普鲁斯海峡。11月3日大海有给了“瓦良格”号的归途最后一考验。在爱琴海斯基罗斯岛附近的海域,一场12级飓风裹挟着暴雨突袭而来,“瓦良格”号与拖船连接的拖缆扣相继被刮断。失去拖拽的“瓦良格”像一匹脱缰的野马,在巨浪中横冲直闯,漂向埃维亚岛,情况一度非常凶险。在救援人员全力救援下,“瓦良格”号还是被控制了。

这是瓦良格号最后一次劫难,它从风暴中脱险再重新启程,渡过大西洋、绕过好望角、穿过印度洋。历经近3年的艰难险阻后,“瓦良格”号终于抵达大连。等待它的是不再是劫难,而是一次重生。2003年3月3日,清晨,大连港口。海风吹动徐增平满头早已灰白的头发。像一座大山一样的“瓦良格”号缓缓驶进港口,徐增平忍不住热泪盈眶:“没错,是它,就是它……”那一刻,对徐增平来说,瓦良格号就像久别的儿子重新回到了自己的怀抱……(朱爱国 郭纪鹏)

 
责任编辑:郭纪鹏